彩神IIII

学生佳作

【学生佳作】席慕蓉《盼望》赏读

来源:彩神IIII2023届 徐若水    时间:2020-10-12    已阅读101次
《盼望》
席慕蓉
其实  我盼望的
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  你给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  如果能
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别离
那么  再长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
回首时
那短短的一瞬

《盼望》是一首了不得的小诗。独独一个意象、两个差异极大的时间词,竟能表达出如此强烈涌动的情感,与背后更深层、更广阔、更迷蒙的哲思。

意象的选取:四两拨千斤的以简化繁

《盼望》全诗只有一个意象——开满栀子花的山坡,弥漫着田园风情与舒缓的音乐情调。栀子花花期在春夏,是青春的隐喻。但在这里,它绝不单单是青春的代名词,更为读者带来了清甜的馨香,带来了清爽的愉悦的心境,带来了朦朦胧胧的对未来的希冀。这就是诗性——一景一物,带来一种人类均能共感的情感。

这首小诗的意象选取延续了席慕蓉一贯的以花为中心的述说。而正因这一点,让人想起《等你,在雨中》,这首诗也是充盈着田园风情。“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蝉声沉落,蛙声升起/一池的红莲如红焰,在雨中”,与这种盼望有所相似又有所不同,同样的都是景美,都是对未来、对青春、对爱情的悸动与向往,不同的是《盼望》更加热烈,更加直白,更加毫无保留地倾诉衷肠,感情更加浓醇,而《等你,在雨中》则多了些超然物外的从容与泰然。

词语的推敲:反差的分裂与共情的统一

我想任何人初读《盼望》,都会对“一瞬”“一生”两个词印象深刻,外加一个“不也就只是”。“短短的一瞬”与“长久的一生”形成了如此强烈的反差,以至于造成一种撕裂的戏剧效果。

也许,这首诗初读起来会有哀伤之感,会为这种感情的低入尘埃而动容,但是静静读,细细研,便会发现,这首诗写的,是一种高于任何以索取为核心的爱情的生命状态,是一种理想状态下,只有单纯的付出,不索求任何性质的回报——无论物质还是精神——的感情。这自然会让人想起《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那个从没被R先生记住的陌生女人。这之所以很难被人察觉到,正是因为这种感情的理想性。也许诗中的“我”拥有那一瞬后,往后的一生都会拥有满足的幸福的微笑。

这种感情是如此强烈,如此让生命都为之撼动,又是如此让所有无法理解它的人为之扼腕叹息。于是乎,这种时间维度上的分裂被统一了,因为它们包含的感情是相同的浓度,无论是无限短暂的一瞬,还是无限长远的生命。

而这,恰恰是本诗蕴藉无穷的主题——一种理想化的献身,一种理想化的感情。

哲思的碰撞:无限恒在与有限偶在

“一瞬”与“一生”放小了看,是时间维度上的强烈对比,以哲学眼光来看,这更是有限偶在与无限恒在的直面碰撞。

生命是永恒的,高尚的生命情感是永恒的。但瞬间是偶然的,是短暂的,一个人的一生也是。这首小诗给了所有读者一个,审视自己,凝望自己的机会。我们该怎样度过自己的一生,又想拥有怎样的一生,而怎样的一生是值得过的呢?

问句的设用一直是席慕蓉诗歌的特色之一。这首小诗表面上看没有设置问题,但实质上提出了无比深奥的问题。

而如果将“你”再抽象一个层次,由一个人类个体抽象为一种追求,一种理想,其含义与哲思便又拓宽了一个等级。

于我个人,这首小诗启发了我,生命的“价值”,生命的意义取决于看待的维度。如果能把纯粹的付出作为真真正正的幸福,没有回报又算什么呢?如果能对所追求的意义义无反顾地奉献,没有结果又算什么呢?


(本文作者:彩神IIII2023届  徐若水)

1页/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