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IIII

教育叙事

【教育路上,我们都是追梦人】美国高中和中国高中认识分享

来源:彩神IIII    时间:2020-10-12    已阅读286次

2019年1月4月,我有幸作为visiting teacher来到普利茅斯公立高中(Plymouth Public High School)参观学习。在为期三个月的时间里,我和学生一起进课堂听课,一起参加学校组织的活动,也有很好的机会可以和当地的老师,家长,学生沟通,得益于以上的了解,我想趁此简单谈一谈自己的执教单位彩神IIII( Xi’an Gaoxin No. 1 High School) 和普利茅斯公立高中的一些差异性。我不想上升到中美教育差异的高度上,因为想谈的内容主要是基于自身经验的真实感受,并没有太多的理论性和概括性。我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彩神IIII国际课程中心担任英语老师及班主任(headteacher),这五年的时间里,我身边的领导,同事,战友无不让我时时深刻感受到了彩神IIII老师强大的责任感和奉献精神,可以说彩神IIII的老师是我见过的老师中最敬业的。尤其是自己一直从事班主任工作,这份职责使我对于自己所在的学校和学生以及我们的家长有了相对较多的了解,但是来到美高的这段日子,第一个让我不得不谈的差异性便是班主任(headteacher)。

我们常说班主任(headteacher)是班级工作的灵魂人物,关系着班规,班风,班级目标等各个方面。查出勤,查作业,查卫生,查课堂,查仪容仪表,查精神面貌,查行为规范,备课,上课,改作业,跟家长谈,跟任课老师谈,跟学生分层谈是班主任最基本的每日例行。我们更说优秀的班主任一定会用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感染和吸引学生,能受到学生和家长喜爱的班主任首先一定是讲课特别好,出成绩,其次是人格魅力突出。也正因此,我们的家长特别在乎自己孩子的班主任是否足够有经验,每次开学分班也会想尽办法的打听班主任,打听任课老师。可是,到了美高才发现,原来headteacher根本不存在,这里的老师和学生大多没有听过这个词,更不用说去了解什么是headteacher了。大家一定有跟我同样的疑问:没有班主任,谁来管班啊?那么如果没有固定班级呢?

普利茅斯公立高中采取的选课走班制。老师有自己固定的教室上课,而学生则要根据自己选择的课程变换教室,也就没有像我们一样的行政班级,自然也就没有班主任这一说。学生的出勤情况由每位老师根据自己的选课名单来确认,所有学生的请假一律在Main Office填报具体的请假细节,Main Office的相关负责老师会根据学生请假信息在该堂课前告知上课老师,迟到的学生超时入校门必须要登记。作业的上交及落实也全由代课老师自主处理,因为作业是平时成绩很重要的一部分,平时成绩要和学生期中期末的成绩一起计入GPA,重要性不言而喻。要不要认真对待全靠学生自己自主自觉,老师不会去催促批评没有交作业的学生,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学生相对有很大的自主权。也是由于走班,学生上完一节课后就要抓紧时间到下一节课的教室等候,相对而言课间时间不可能用来吃零食或打打闹闹,加之学生自己个人物品不可能放在一个固定教室(每个同学都有自己的locker来存放物品),所以教室产生的垃圾特别少,教室卫生比较容易维护,有专人打扫卫生,也就没有了我们的大扫除,自然也没有了我们每天要执行的班级卫生检查。教室就像老师自己的家一样,所有的布置由老师自己安排,所有公共区域的展板海报全部由学生社团等完成。加之美帝倡导多样性,尊重每个人的个性,更没有统一的校服和着装要求,所以headteacher的基本日常在这里都消失了。

就课程设置而言,美高的课程给予了学生更多的选择权。课程种类多,既有所有学生都要学的必修课程(compulsory course),也有可以自己选择的选修课程(optional course)。即便是必修课程也会分为四个难度等级 CP 1( college prep 1), CP 2(college prep 2), honor, 及AP课程。学生可以根据自己学习能力选择合适自己的难度,这样就不至于有学生因为课程难度过大或过于简单产生厌学情绪。学生从高中升入大学的录取标准中成绩只是其中一个方面,AP专业课考试科目学生完全可以根据自己兴趣爱好和自己的目标专业进行选择甚至可以不考。所以无论从课程设置还是录取标准上,美高都有充分的延伸空间保证学生更多的选择权和自主权,也间接保留了学生的兴趣爱好。相比之下,我们的高中课程设置则相对有些单一,课程种类少,主要是高考科目,针对同一年级的同一学科没有难度等级划分,虽然我们的老师也一直在畅导分层教学,但是同一班级内同一个课堂上的分层教学确实比较困难,学生其实并没有真正的选择权,因为所有人都要面对的都是高考科目。同样,大学录取学生的参考标准必然是高考成绩,学生高中三年后参加一次高考,而这样一次考试有着决定性的意义,一锤定音决定学生能否进入好的大学。客观上而言,我们人口基数大,大学普及度低,也许这种做法是基于目前国情的最佳方式,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选拔方式确实过于残酷,学校教育不得不应试,学生兴趣确实无法兼顾。作为老师,我特别羡慕美高的学生有这样优越的条件和选择权。但同时我也发现正是由于这样充分的自主性和选择权,美高的很多学生不如中国学生努力,不如中国学生珍惜学习机会。自觉自律的学生确实出类拔萃,能力出众;插科打诨的学生确实也不少,无论学的好坏,最终基本都有大学可以上,所以必然有一些学生没有动力,不愿意挑战自己,老师作业量稍微多点或者测试内容难些不免牢骚抱怨。老师也感觉学生的自主权和发言权过多导致学生没有那么尊重权威,他们反而很喜欢中国学生的进取和勤奋精神,尤其是很欣赏中国学生扎实的数理化功底,纷纷觉得中国的学生真的smart。遗憾的事实是,尽管我们有扎实的数理化学科功底,可我们确实没有Nobel Prize Winner of Science,原因为何谁也没有定论,但值得每一位教育工作者认真思考。

接下来我想分享的是师生关系。前两天看到一则帖子上说中国的的师生关系是hierachical(等级的),美国则是equal(平等的)。我不同意以上观点。传承我们尊师重道的传统文化,我们教育学生“亲其师,信其道”,学生要绝对尊重老师,我们也相信“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这样教与学相长,师生互相尊重的相对的师生关系。我不认为我们的师生关系是“等级化,老师高高在上,学生必须服从”,这样有点妖魔化我们的师生关系的形容。从情感上讲,中国的师生之间的情感连接更为紧密,尤其是班主任headteacher在校时间基本都会陪伴学生,关注每个学生的精神面貌,思想状态,学习情况,对学生特别了解,出现问题会及时谈话沟通,并且有例行班级主题班会。一个班级就是一个大家庭,固定的班主任与代课老师,固定的同学,大家从相识到相知,互相关爱,彼此之间的感情基础比较深厚,基于较多的情感投入,老师对学生,对工作有更多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所以,中国的师生关系是基于尊师重道基础上的平等关系,只是我们是比较严肃氛围的平等,而美高师生之间则是比较轻松的平等。最直接的体现应该是美高的教室没有讲台,老师讲课的时候大多采取和学生相互讨论的模式,所以无论学生还是老师,大家彼此之间选择自己最舒服的坐姿或站姿都是可以的(不要太夸张),老师不会以命令式等强硬的语气跟学生讲话,也没有义务跟不交作业上课不认真听讲的学生反复谈话,或者跟家长谈话,或者督促学生提高成绩,只要保证自己的课堂有序进行即可,学生不会有一种压迫感也就自然不会觉得紧张。这种氛围下的美国学生确实更加自信自如,更加愿意积极发言,表达自己的想法。

普利茅斯公立高中的老师都极其友好热情,他们非常欢迎我进入教室听课,也让我有机会感受和分享不同的教学方法。没有应试的这一枷锁,学校不会根据期中期末考试后各班平均分高低以及重点大学录取率等来评价老师好坏,家长自然也不会因为学生每次考试成绩的高低反复找老师或想办法去报补习班。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老师的课堂真正做到了以学生为中心(student-centered)。举例来讲,AP文学课,老师们并不会固定一本教科书,而是要在一个学期带学生读完两到三本经典著作,每一本书开始之前,老师都会列出清晰的读书计划发给学生,每节课堂的主要内容都是围绕读完的内容展开讨论,包括人物性格,情节推进,写作风格等各个方面。老师主要是给出明确的课堂目标和课堂任务,课堂的推进则全部要依靠学生的讨论分享,老师进一步互动引导。课桌全是按小组摆放的,学生非常愿意表达自己的看法,小组讨论很积极,老师点评时,学生也会主动举手发表看法,主线是大量读,大量写。每个学期下来,学生至少会读完三到五本书完整的文学作品,每节课看似轻松,其实课下学生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完成读书任务,作业也基本都是开放性任务,没有参考书和练习册一类的存在,对自主学习能力要求较高,作为一个旁听者,我非常享受这样的学习过程。相比之下,我们课堂主流则还是(teacher-centered),课堂上老师讲解较多,内容主要是考试大纲所涵盖的重难点,考试题型,答题思路和技巧的讲解。学生课堂上主要是听讲和记笔记,课下的作业主要还是各种巩固复习的练习册题目。虽然我们也逐渐认识到了课堂以学生为中心的重要性,每一次教学教研都在强调,可是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这个过程必然是艰难的。

我最欣赏的美高的一个方面是学校对弱势群体学生(身体或心理有问题的学生)的高度人性化关怀。我看到课表上有钢琴课,参观的时候发现钢琴课教室不仅有钢琴,还配有一色的iMac,感觉特别高大上。怀着一颗好奇心,我去上了钢琴课。我发现这一节课教室里其实有两位老师,一个是钢琴课老师,另一位老师则是专门陪伴着一名学生进的教室,而且这个学生在上课的时候老师就在旁边。慢慢观察我发现,这个学生跟其他学生不一样,我看他完全不怎么会弹琴,基本是在乱按,而且变得有些不耐烦,这时,老师很友好的问:“**, are you ok?”这位学生说他想去黑板上写东西,老师也允许他去了。后来我逐渐了解到,接送学生的校车中有专门给残疾学生配置的可安放轮椅,每天上下学也有专门的老师将学生送上校车。患有自闭症(autism)的学生有专门的老师,也有专门的教室,学生每天都可以在特定时间段找老师。特别遗憾,我们的学校目前还无法做到让弱势群体学生回归正常课堂,给予他们像正常孩子一样的成长空间,望我们能发展的足够强大,有足够的资源让我们所有的孩子都能有良好的受教育机会。

最后一定要分享的是美高的体育精神。第一次观看美高女篮比赛真的很震憾。澄清一下,这些打比赛的学生并不是我们概念里的体育生,他们所有课业跟其他同学一样的。美高的家长也特别支持孩子的各种体育赛事。女篮比赛几乎每两周一次,而且周内也时不时会有训练,家长并没有觉得孩子打篮球耽误学习时间,相反,每一场比赛家长基本都会到场给孩子加油打气,有的家长还会主动做一些小饼干之类的分享给球队成员和其他家长。美国人一定不同意放学以后加班补课,但是他们却很支持放学以后训练比赛等。尽管比赛时间是周五晚上,球队成员的家长,亲友,同学也都愿意到场,教练,裁判,啦啦队,专业场地一应俱全,观看比赛要免票,收入全部用于学生活动或慈善捐助,比赛全程的仪式感和专业水准无不显示着他们对体育的重视,对体育精神的尊重。从另一个层面上讲,虽然没有固定班级,学生们的各种体育赛事,各种社团,各种课堂讨论无一不需要团队精神,所以没有固定班级一点儿也没有限制这里学生互助合作精神的培养。相比之下,我们的体育则太逊色了,迫于高考压力,学生把绝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学习上,家长也不希望各种训练或比赛影响孩子的学习,所以我们两方的体育文化是完全不同的。希望我们的孩子们能有越来越多的锻炼身体,从事自己喜爱的体育项目的时间吧。

很感谢自己的学校给予我充分的信任,给我提供这样的难得的机会来普利茅斯公立高中体验这里的学生教育,也特别幸运遇到这里特别友好的住家及学校老师。他们特别乐于分享自己课堂,也特别乐于了解中国的学校及课堂,在这样一个互相分享,相互讨论的氛围中我才能更多了解这里的学校,才能有机会记录文字与大家分享。学然后知不足,正是有着越来越多像彩神IIII一样愿意让老师走出来看世界的学校,我们才会更好地正视我们的教育,我们固然是有很多不足,也正是因为我们知不足,开放,包容,乐于学习并愿意习人所长,所以我相信,我们的教育一定会发展的越来越好。这条路固然任重道远,艰辛无比,但是一定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本文作者:彩神IIII  张淑珍)


1页/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