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IIII

教育叙事

【教育路上,我们都是追梦人】追梦路上的同行者

来源:彩神IIII    时间:2020-10-13    已阅读218次

2003年9月,12岁的我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了彩神IIII初中部报到,现在想起来是满满的年代感,一排木桌,木桌后坐着的班主任,手写在黄色大纸上的分班名单,2006届B2班,强手如林的重点班,班主任王秀丽老师,年级组长冯光军老师。2006年9月,15岁的我又转战到了高中部,那时候坊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高新一条虫,出去一条龙”。2007年9月,在文理分科之后的第一个学期,我一个人报到,没有木桌,没有手写张贴起来的分班名单,我在打印的名单上找着自己的新“归宿”,2009届1班,文科重点班,班主任李翔老师。

时至今日,父母一直感慨我运气好,每每到了人生的关键节点,都进入到了不错的班级,遇到了良师相助,这都毋庸置疑。但是除了这些,我也仍然清晰记得的是,初来乍到时内心的巨大落差。小学的我轻轻松松都是班里前三名,进入初中部后的第一次考试,我拼劲全力也只考了班级第六,B组第十三名。父母安慰我说,重点班强手如云,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实属不易。慢慢地,不知道是喜是忧,我开始逐渐接受自己的平凡和自己不再是学霸的事实。我原本天真地以为上了高中又是新的开始,可以一雪前耻,哪知道高中部更是人才济济,无论我怎么努力,都只能在班级里做到“中不溜”。 好在心态一向很好的我一直以“高新一条虫,出去一条龙”的口号自我安慰,于是我就这样百毒不侵地在这里“茁壮成长”。所幸老师和家长诚不我欺,虽然我在班里只是中不溜,高考成绩在班里也是中不溜,但是却以全省文科排名100名以内的成绩为我的中学时代画上了句号。

我记得曾经有一名学生问我,高新教会我最重要的是什么?我想,应该不只是成绩。在这里,无论你成绩如何,你都会被你的同窗们感染出一种高素质的品格。在这里,我们养成了做任何事情都一丝不苟的态度,我们塑造了勇敢接受生活中各种挑战的品格。在这里,我们知道了人的潜力有多大,而我们经过努力,又能有多优秀。

如今的我已经高中毕业整整十年,角色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当我回顾走过的路,其实关于高考的印记早已模糊,对于高中学习生活的点点滴滴也记得不是那么清楚了,但是印象十分深刻的是那些一直陪在我们身边的老师和同学,他们教会我们做人,失意时给我们力量,开心时与我们分享,困惑时帮我们化解。在这里,我结识了学识和人格都让我敬佩的老师,也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坚信,一所学校的杰出,绝不仅仅只在于学生的成绩。

初为人师之时,我经常问自己,学生们最需要老师的是什么。是学业上的帮助,还是生活上的关心,心灵上的沟通?后来我想到了自己,在那段似乎怎么看也看不到头的黑暗岁月里,在大练习怎么也考不完的那一年里,在那间掉一根针都听得清清楚楚的高三教室,在那个只能听到风扇吱扭吱扭转的炎热夏季,支撑着自己勇敢走到最后的其实是高新老师们的支持与陪伴。大练习考得再差都有人帮你分析原因,问题问到再晚只要有学生老师就会一直都在,失意时找老师倾诉其实早已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但老师总会微笑着耐心地听完。于是,我开始学着停止了自己所有的想当然,更不会对学生只是“唯分数论”。我开始站在学生的角度,学会理解他们进入高新后在班集体里的不再出彩,学会寻找他们身上不一样的闪光点,学会在成绩分析时帮他们化解内心深处的压力,学会分析他们做出每件不该做的事情的根本原因,我开始学会用行动告诉他们,无论发生什么,我一直都在,我是你们追梦路上的同行者。

L同学是我从教以来见过的最爱迟到最喜欢各种毛绒玩具的男生,半学期迟到了9次,他妈妈还说比高一的时候好了很多。每天上课更是要在桌子上放一只小玩偶,说是要和小玩偶一起上课。我曾经收过他的猴子、河马、柯基等,但是每次收掉后第二天就会有新的玩偶陪他一起上课。我绞尽脑汁尝试了各种办法,促膝长谈过,也歇斯底里过,可是无论是迟到还是玩偶“陪读”的问题都没有彻底解决。于是,我开始寻找这些问题背后的原因。L同学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中,父母很早的时候就离婚了而他跟着妈妈。母亲有很大的上市公司,每天十分忙碌,家里有保姆有司机,每天保姆给他做饭,司机送他上学,而自己的妈妈却只有平均一周才能见一次。这是一个既缺少父爱又得不到母爱的青春期男孩。他迟到是因为保姆叫不醒他,他喜欢各种玩偶是因为缺乏安全感。做好了前期调查后,我叫他来了办公室。如往常一样,他大概已经摸到了我的套路,做好了要挨批评的准备。但是这一次,我却给他讲了自己在高新读书时的故事,讲到了那些老师是如何陪伴着我们,给我们精神的力量与慰藉。他听得十分认真,比听我的英语课还要认真许多。故事的最后我告诉他,只要你需要,我会一直陪伴着你,做你情绪的垃圾桶,做你问题的解答者,或者哪怕只是默默在你的身边,但是我一直都会在,我没有放弃你,你也不要在任何方面放弃你自己。那一刻我清晰地看到这个一米八的男孩子眼睛里的泪水,他告诉我,连自己的妈妈都没有这么关心过他。妈妈一直告诉他,妈妈要赚更多的钱,给他更好的生活和更多的选择余地。其实对于青春期的男孩子,他们要的更多的或许真的是这种陪伴与倾听。从那天以后,L同学主动承担起了班级早读的组织工作,因为他说这样可以强迫他早到,也能顺便提升一下自己的英语水平。

Q同学与绵软且喜欢各种玩偶的L同学不一样,他是一个一碰就炸毛,一点就着火的大刺头,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外表,尤其是发型,谁都不可以碰一下。有一天李校长早读转到了我们班,看到Q同学的发型不合格就把他叫出来说了两句,李校长的手才刚刚碰到他的头发上,他马上脸色大变,说道:“你把我的头发弄乱了,现在怎么办?”我当场震惊,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学生敢这样和校长讲话。李校长十分冷静,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哪知他的情绪更是逐渐升级,直接当面顶撞了校长。我内心既恐惧又愤怒,但校长很淡定地叫来了他的家长,帮助我一起挖掘这一切背后的原因。Q同学成长在父母关系十分和谐的家庭氛围中,他初三那年母亲又生下了一个弟弟,所有人的目光一下都集中在了弟弟身上,Q无疑有一种被忽略的感受。在班级里,他成绩不好,相貌一般,人缘平平。或许他那么在意发型的原因,就是为了通过这个特殊的途径吸引别人的注意。或许这也是他心底最深处不为人知的自卑。我谋划了很久要找他长聊一次,这是一块硬骨头,聊之前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于是我开始关注他的一言一行,积累学习生活中点点滴滴的习惯。最终我找到了他,向他传递了一个信号,就是老师一直在关注你。如我所料,他很不屑地看着我,很显然他并不相信我的话。于是我开始给他列举我观察到的细节,如他喜欢用蓝笔写英语作业而用黑笔写物理作业,如他上课总喜欢趁老师不注意偷偷跷二郎腿,再如他最好的伙伴是谁谁谁,最好的球友是某某某等等。在我说完这一系列的话之后,显然他对于老师对他如此关注这件事情觉得难以置信。那一次他也说了很多,他说到自己最喜欢学物理,因为只有物理学得好,想从这里找到自信;他说自己的弟弟其实很可爱,他虽然有点嫉妒弟弟但是父母对他也很好;他说自己不是不想学英语是真的不知道如何下手。他想到什么说什么,没什么逻辑的感觉像极了当年考试失利后找老师倾诉的我。他讲得很投入,我却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因为或许他也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但我十分清楚地知道,与十年前的自己一样,对于那一刻的他来说,他只是需要一个倾听者,他只是需要得到关注与被爱。后来的他变了,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早上早早坐进班里开始背单词的是他,自习拼命刷题整理错题的也是他。他仍然在意发型,但是当我们告诉他头发太长了需要剪发的时候,他会二话不说去剪短。曾经家长和老师在后面追着他去做的事情,他都自己完成了。欣慰之余,我们都对他的变化感到震惊。我想,激发学生的内在动力,或许这才是教育的真正捷径吧。

如今,迈入了自己教学生涯的第七年,我仍然会为了教学焦头烂额,也会为了学生问题不知所措。但是,无论遇到什么,我都会先冷静下来,想想当年自己也是高新侠的时候,最渴望的是什么,最难熬的又是什么。我开始学会真正站在他们的角度上替他们思考。我想,在这条追梦的道路上,他们真正需要的,不是一个时时刻刻盯着他们学习的人,因为没有任何人能24小时看住他们;他们需要的也不是一个每天嘴上挂着关心他们的一切却只关注他们成绩进步的老师,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他们追梦路上的同行者,是他们未来人生的指路人。

(本文作者:彩神IIII国际课程班   刘蕴青)


1页/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