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IIII

教育叙事

【教育路上,我们都是追梦人】学生也是我们的老师

来源:    时间:2020-10-13    已阅读240次

在众多打算去美国留学的机灵鬼中,有一个呆头呆脑的孩子显得非常不合群。别人在课堂上积极配合我的各项教学环节,他更喜欢张着嘴望着黑板;别的同学哈哈大笑,他总是等笑声结束后才开始发出咯咯的笑声;考场上别人拿到试卷就摩拳擦掌奋笔疾书,他却优哉游哉从整理各种劳动工具开始;教室的擦黑板任务被他承包,因为别人擦黑板时他永远没抄完笔记……学生中他总是慢半拍,外号“小呆”。

记得开学初我要求大家写学期目标时,他的目标栏里填着:近视度数不再上涨,与同学保持微妙的关系……这让一心想提高成绩的我崩溃到极点,这都是与学习无关的目标啊……

第一个月我在为这个“呆孩子”发愁。面对这个“呆”孩子,我能做的就是课堂上反复提醒,保证不让他走神,课后加强面批,他的课堂表现让我始终不放心,我怕他会拉下我班的成绩。课堂之外,他的作业本上虽然错的比对的多,但纠错的笔记也比作业的笔记多;记笔记最慢,但笔记本上用三色笔整理地整整齐齐记着上课的知识要点;每天检查前一天的知识点时,他总是会慢条斯理地答出来;在我面对他的错题快要发火时,他总是不停地跟我道歉,让我急躁的心情就像铁块碰到了棉花,无法摩擦出火花。我渐渐地发现这个孩子不是呆,是慢条斯理而且脾气好。于是,在给他纠错的同时,我的潜意识给他贴了个“好脾气”的标签。年轻的我始终想着,只要孩子肯学,那我就花最多的时间来提成绩吧。

我和这个“好脾气”男孩如约进行面批纠错工作,或者早上上课前,或者午休前,或者放学留一会儿。面批工作时而顺畅时而遇到一错再错的情形,顺利的时候我会对他和颜悦色,而不顺利的时候我就会对他失去耐心甚至自我崩溃,“好脾气”男孩每天还会像蜗牛一样慢慢地理解一两个做题思路、纠正一两个计算错误,从来不发火。终于在临考试还剩79天的一个下午,我和这个“好脾气”男孩爆发了矛盾。那天他的模考很差,我非常急,感觉自己大半年来做的都是无用功,于是强制要求他放学留下补习,心里想着这娃脾气好,一定会乖乖来听我的旨意纠错。

然而他跑了。

用逃跑对我的命令做抗争。数学老师的权威第一次受到挑战,无比挫败,难道我这么好心加班加点帮助他有错吗?我怀着无比愤怒和失望的心情回到了家。几经挣扎最终决定把他的“罪状”告知家长,跟家长打了一通电话,家长才告诉我实际上孩子第二天要考托福,为了提前准备而回家了,走之前没找到我给我办公桌留了小纸条。

考前73天的这个晚上我是无眠的,彻底反思了自己对待这个“好脾气”孩子的方法有问题,我实际上是在用自己的权威和道德绑架了学生,没有给他自由。为什么我的心是好的,可是行动出了问题呢?为什么我不能坐下来平等交流呢?到底是求胜心切还是霸道的教育方式阻断了我和孩子之间的交流途径?

我意识到自己的不妥之处,我把孩子的涵养与礼貌当成了好欺负。孩子学习慢一点,但是很稳,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呢?经过了一个周末的思考,我最终鼓起勇气在孩子考完托福以后的周一叫过来平等地聊了聊,那天中午“好脾气”男孩红着脸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其实他非常渴望得到我的鼓励和认可,也很想独立自主地复习,可是怕自己做不好会接受惩罚,以及不按照我的要求完成复习任务会让我生气,他的目标就是数学AP考试拿到5分,只有拿到5分才有机会申请自己心仪的大学,他也愿意为此而付出全部精力……听到孩子的真心话以后,我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消散了,也跟孩子坦白了自己的想法,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孩子主动提出每天中午来找我纠错,有啥想法主动告诉我。我尝试着信任他、帮助他,并相信这个言出必行的孩子能考出理想的成绩。

7月10号的晚上,我接到孩子发来的消息,是他拿到5分的成绩单!他激动地一直跟我说感谢。我为他的成绩而欣慰,班里的同学也因此对这个“小呆”同学有了更多的敬佩和认可;同时,我也由衷地感谢他带给我的成长与变化,原来教师和学生真的是共同进步、彼此成就的!

经过这次反思,我不仅下意识改变自己霸道的教育方式,还更能设身处地地体会到孩子们的心情与成长,当7月份收到孩子们陆续发来的AP数学5分成绩单时,我无比激动,这些成绩不仅是孩子最好的结果,也是我最有成就感的作品,我们不仅收获了成绩,还一起成长。感谢这个“呆”孩子,让我更全面地认识到自己!

(本文作者:国际课程班   陈红瑛)


1页/共1